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让文化血脉永远流淌 从纪录片《古书复活记》说起
首页> 地方频道> 文化 > 正文

让文化血脉永远流淌 从纪录片《古书复活记》说起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2021-01-08 09:27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近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纪录频道播出的纪录片《古书复活记》,用镜头记录了一批用自己的修复技艺让古书传之后世的“古籍守卫者”。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春夏秋冬四季轮替更迭着窗外的岁月,他们就是在这样的默默无闻中,用代代传承下来的修复手艺让破损的古书复活。

  在纪录片《古书复活记》中,我们可以看到,诸如宋元时期最大部头的应用类书籍《事文类聚翰墨全书》、海昏侯墓出土的简牍、海拔近4500米的西藏寺院山洞中发现的珍贵藏文古籍、破损严重的民间戏曲抄本等,都被妥善修复,得以重生。

  从传世实物看,宋版书是现存最早的印本书。宋版书,称得上是全世界最昂贵的书籍,因为刊印精美,装潢考究,加上水火兵灾影响等,传至后世的少之又少,因此呈现出独特的文献学价值,是中国文化的瑰宝。

  清代著名的藏书家黄丕烈,就将自己的藏书楼称为“百宋一廛”。廛是指房屋,百宋一廛的意思是百余种宋版书放在一间屋子里,所以黄丕烈是当之无愧的藏书大家。

  古籍是这样保存和修复的

  中国传统的纸张,有“纸寿千年”之誉,距今传世最早的纸质档案,是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平复帖》,在历经1700多年后依然保存完好,主要原因要归功于其书写载体——中国的纸。

  但是纸张经不住虫蛀、鼠咬、污垢、霉烂、水湿等破坏,有的甚至是毁灭性的。因此,伴随着雕版、印刷而兴起的一门手艺,就是古籍修复,说是艺术更为精当,称其为“补天手”不为过。其实,北魏时期贾思勰在《齐民要术》中就有一段相关记载,讲的就是书籍修复:“书有毁裂……裂薄纸如薤叶以补织,微相入,殆无际会,自非向明举之,略不觉补。”微相入三个字,就传达出了书籍修复的谨小慎微。

  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主办的中华传统文化典籍保护传承大展上,曾首次系统展出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实施以来古籍修复重点项目成果,通过《赵城金藏》、敦煌遗书、《永乐大典》、西夏文献、“天禄琳琅”、纳格拉洞藏经的修复前后对比,我们可以细细体会古籍修复技艺的传承与发展。

  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永乐大典》《赵城金藏》等“镇馆之宝”都在国家图书馆文献修复组这里得到妥善修复。

  《永乐大典》我们都相对熟悉,而《赵城金藏》同样是国宝。《赵城金藏》是我国在宋代第一部木刻版大藏经《开宝藏》的覆刻本,刻版于宋金时期,今存4000余卷,全世界只此一部,因而被视为稀世瑰宝。

  1933年,高僧范成到全国各地寻访古代经卷,在山西省赵城县(后并入洪洞县)广胜寺意外发现了崔法珍留下的大藏经,《赵城金藏》从此名扬天下。1942年春,侵华日军企图抢劫这一稀世珍宝,八路军某部闻讯后夜入古刹,救得经卷。这部珍贵的经卷得以保存,现存在国家图书馆。

  在纪录片《古书复活记》中,我们看到一册糟朽严重的《事文类聚翰墨全书》送到了国家图书馆古籍修复师朱振彬面前。《事文类聚翰墨全书》是宋元时期最大部头的应用类书籍,纪录片中这一册是明初刻本,引人注意的是上面钤着一方“天禄琳琅”的玺印。天禄琳琅,是清朝乾隆的藏书精华,也是仍存世的清代皇室藏书。这册破损的古书,只要稍一用力,书页就会像“掉渣”一样脱落,考验着修复师的技术和耐心。但是在修复师朱振彬的回春妙手之中,经过揭、补、压平、衬纸、钉线等步骤,一番精妙入微的“外科手术”下来,这册刊刻于500多年前的《事文类聚翰墨全书》得以重生,继续着传承文化的使命。我们相信,当后人再看到这部书,在敬佩明代人刊印水平之高的同时,更会向今天的古籍保护者致敬。

  古籍修复的要求是“修旧如旧”,即最大限度地保留古籍的原始面貌。我们可以简单了解几种修复古籍的方法:补书法、去污法、托裱法等。

  比如针对常见的虫蛀,则用补书法。将书页慢慢打开放在隔板上,在蛀洞周围抹上糨糊,用同色纸对着纸张纹路,按在破损的洞上,然后依糨糊湿印把纸撕下即可。去污法,顾名思义,当泥水等污渍滴在古籍上时,可采用毛质软排笔慢慢刷去污斑上的浮土和泥迹。对于已经霉烂的书,则常用托裱法:先用同色纸将破损处补齐,然后在书背后刷上糨糊,再裱上一层纸,全部裱好后再截齐装订成册。

  有种古书样式叫“金镶玉”,这是一种古籍装帧形式。所谓“金镶玉”,就是指通过在书页里面衬上白纸,使书页的三边都镶衬出白色的衬纸,再用纸捻将衬纸与书页重新装订,因为原书页是黄色的,衬上的新纸是洁白的,如同黄金镶了白玉,所以称作“金镶玉”。片中,一批破损严重的民间戏曲抄本被送到甘肃省图书馆进行修复。面对这批没有留出天头地脚,文字“顶天立地”的抄本,古籍修复专家师有宽经过研究后,选择使用“金镶玉”的技艺进行修复,最大程度保护了受损的古籍。

  竹简背后的新发现

  在《古书复活记》片中,有一则与江西海昏侯墓有关的故事。西汉海昏侯墓,是目前我国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列侯等级墓葬,曾入选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海昏侯墓出土后,工作人员进行文物提取工作,在清理过程中,他们对一堆“泥巴”的处置犯了难。就在大家准备把这当成泥巴处理掉的时候,考古队领队杨军则表示了反对:“要等到专家组来,尤其是荆州文保中心的吴老师来,确定是什么再清理”。

  幸亏他这一个坚持,才让我们看到了后来在学术上价值连城的宝物。一方奏牍,埋藏了2000多年——“南藩海昏侯臣贺,昧死再拜皇帝陛下”,通过文字,足以断定,出土的墓穴即是曾经做过27天汉废帝的第一代海昏侯刘贺之墓。

  在纸张产生之前,中国古人用“尺牍”“竹简”等作为书写载体。

  在海昏侯墓内,出土了几千件木漆器和竹简,这一数量令人震撼,但修复难度也很大。尤其是东晋时期主墓经历过一次大地震,整个墓都浸泡在水中,这种干湿交替的环境,对竹简损伤很大。

  为了看清竹简上的文字,工作人员请出了“老手艺人”,正是考古队领队杨军口中的吴老师——保护出土饱水文物的国际顶尖专家吴顺清。

  吴顺清是我国出土竹木漆器、丝织品等文物保护研究的学术带头人,是海昏侯墓专家组木漆器保护专家。他所在的荆州文物保护中心,是国际上修复饱水简牍最权威的机构。

  饱水简牍的修复必须经过脱色、脱水两个环节。经过了一番极费工夫的修复工作,一枚双面刻有文字的竹简呈现在我们眼前——上书“孔子智道之易也”。要知道,这句话在《齐论语》中有记载,我们今天看到的《论语》这一篇已经失传。较早的《论语》有三个版本,《古论》《鲁论》《齐论》,我们今天读的《论语》就是以《鲁论》和《古论》为基础整理而成的版本,《齐论》到汉魏时期就已经失传,只知篇名,不知内容。

  这枚竹简的发现,可以说明失传了1800多年的《齐论语》版本,在海昏侯墓葬里发现了。

  这不由得让我们想到清华大学收藏的一批战国竹简。2008年6月,在获知香港有这样一批重要竹简后,著名学者李学勤向校方领导报告了这个重要信息。校方领导问:能否用最简洁的话概括一下这批竹简的意义?李学勤的回答是: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司马迁也没有看过的典籍。大约一个月后,这批竹简入藏清华大学,人称清华简。著名学者周汝昌听说后,非常高兴,欣然写下:“清华宝简,邦国奇珍。三生至幸,躬及知闻。二千累百,历劫方新。武王八年,判定古今。马迁无记,秦火未焚。”

  清华简研究的成果之一,是发现了《尚书》的相关文献。关于《尚书》版本的学术官司打了近2000年,直到清华简的出现,这桩疑案才算有了可靠的证据。另外,清华简中还有意想不到的神奇发现——《算表》,这是人类最早的十进制计算器,目前国内发现最早的实用算具,是中国乃至世界数学史上的重大发现。清华简《算表》再一次让世界看到了古老中国的智慧,看到了穿越历史的数学之美。

  精益求精

  修复,除了技艺精湛,更离不开“原汁原味”的材料。尤其是中国古人秉承着“文章千古事”的精神,所以对书写文章的纸张也尤其在意。国家图书馆古籍修复师杜伟生,曾和他的同事一起以每月180米的速度修复敦煌遗书,整整修了10年。但是他在修复一批唐代典籍时却犯了难,因为缺少修复用的专门纸张,项目一度被搁置。为了解决这个困难,他和专门从事古法造纸工艺的贡斌一起,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经过反复实验和严苛的酸碱度测试,最终复原出了适合修复这批唐代典籍的纸张。

  在蓝靛纸造价昂贵、市场鲜有的情况下,拉萨的次仁多杰仍在从事蓝靛纸的造纸工艺。狼毒草,令人闻而生畏,却成为次仁多杰手中的有用材料,利用狼毒草制成的蓝靛纸,可以有效地防止虫蛀。如今,次仁多杰将制作蓝靛纸的工艺传承给了两位儿子,在西藏的寺庙中,不少僧人还在用这种纸张抄写着“蓝靛金汁”写本。

  从竹简木牍、绢帛到线装书籍,都是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一脉相承的重要载体。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有两项与书籍相关——造纸术和印刷术。自东汉蔡伦改进造纸术,北宋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以来,书记的刊刻印刷逐渐推广开来,相应的书籍的修复也随之而兴,都成为珍贵的文化遗产。它们不仅生动述说着过去,也深刻影响着当下和未来。

  正是有一批甘愿埋头、默默无闻的像古书守护人这样的传薪者,守护着文化遗产的生命,一本本古籍、一件件文物才得以生生不息。(穆铎)

[ 责编:王宏泽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美国国会大厦因附近火灾被临时封锁

  • 印尼:火山喷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8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在“科创中国”年度工作会议上发布了2020年度“科创中国”系列榜单——先导技术、新锐企业、产学研融通组织三大榜单。该系列榜单囊括了50项先导技术、10家新锐企业、10家产学研融通组织。
2021-01-19 11:09
基因组编辑技术为动植物遗传改良提供了革命性遗传操作工具。但在基因组编辑过程中,通常需要将外源载体导入生物体细胞内,在基因组编辑完成后,再筛选出不含外源成分的材料个体。
2021-01-19 09:55
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队近日发布消息称,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汪涛及合作者利用观测数据约束了地球系统模式对降水和径流的未来预估,绘制了包括长江和黄河等在内的主要河流上游人均水资源量分布图。
2021-01-19 09:55
近日,在沈阳市面向市民的第三轮核酸检测过程中,“灵采”咽拭子采样机器人(以下简称“灵采”机器人)进行了试验性应用。
2021-01-19 09:52
天气热了自动开窗通风,土壤干了滴灌系统主动浇水,茎叶粗细、果子大小都有传感器实时传递信息,除了人工剪枝摘果,其他工序都由人工智能系统完成……
2021-01-19 09:51
今年年初,来自中国科学院国家授时中心、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时间频率组等机构的研究人员表示,从2020年的年中以来,地球的自转速率呈加快的趋势。我们知道,地球自转会逐渐变慢,怎么突然变快了呢?难道说地球也想让2020年快点过去,早些进入2021年?
2021-01-19 09:50
1月11日,据国外媒体报道,北美纳赫兹引力波天文台(NANOGrav)宣称,其发现了一个可能来源于低频引力波的信号特征,如果被证实,这将是引力波天文学的又一大里程碑。
2021-01-19 09:49
北京时间1月7日零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科大)教授潘建伟团队成功实现了跨越4600公里的星地量子密钥分发,标志着我国已构建出天地一体化广域量子通信网雏形。该成果已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刊发。
2021-01-19 09:48
记者1月14日从中科院合肥研究院获悉,该院固体所与英国爱丁堡大学等单位合作,利用金刚石对顶砧加压装置研究了高压下半水合氨的物性,首次在半水合氨中发现了压力诱导的分子晶体至完全离子结构相变,相关研究成果日前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上。
2021-01-19 09:46
个性化脑回路疗法时代要来临了吗?据英国《自然·医学》杂志18日发表的一项神经科学最新研究,科学家发现将频率调谐到控制学习和奖励选择行为的脑网络活动模式的低频电刺激,将能减少人们的强迫行为,效果最长达3个月。
2021-01-19 09:44
在精神分裂症患者长长的处方单上,“纯国产”缺席,“国外技术”成了主角。现在,好消息来了。
2021-01-19 09:42
18日,记者从青海省科技厅获悉,由青海省科技厅、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文旅局、中国科学院青海盐湖研究所等单位组成的评审委员会,通过了由青海省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编制完成的《大柴旦红崖火星村旅游规划》。
2021-01-19 09:41

时隔18年,一起失窃案仍被多次提及。该案件之所以与众不同,因为这是全国首例“网上虚拟财产”案。原告丢的不是现实物品,而是花费了几千个小时的精力和上万元现金,在网络游戏中积累和购买的虚拟武器。

2021-01-19 09:40
在图板上信手涂色,创作一只5.18亿年前澄江生物,生成游戏中的3D角色,嬉戏于3D寒武纪海洋世界,与终极捕食者“大奇虾”共同战斗……
2021-01-19 09:39
1月18日,正在抢建的石家庄黄庄公寓隔离场所工地传来最新消息,中国中铁建工集团交付第三隔离分区共504间隔离公寓的建设。
2021-01-19 09:37
1月18日,国新办举行2020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会上介绍,2020年国民经济稳定恢复,主要目标完成好于预期。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101598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2.3%。
2021-01-19 09:37
记者18日从云南天文台获悉,该台双星与变星研究团组对类新星型激变双星的长期轨道周期变化进行系统分析,并对双星物质转移过程的稳定性做了研究,证实了长周期类新星在新星爆发后,将可能永远不会进入深度休眠期,这对进一步探讨新星爆发和演化具有重要意义。
2021-01-19 09:33

1950年,艾伦·图灵在《思维》杂志上发表了其著名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并提出了如今广为人知的图灵测试。70年来,图灵测试一直被认为是人工智能学术界的“北极星”。

2021-01-18 09:38
在江西省景德镇御窑博物院修复室,刘蓥正在灯光下用小刀小心翼翼地清理瓷器碎片断面,不时用修复刷清扫杂质。“瓷器碎片清洗必须非常细心,要在清理掉杂质的同时,保护好碎片本身。”她说。
2021-01-18 09:36

在铁路勘测领域,提起王长进,大家都说他是“技术控”。这位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铁设)首席专家、副总工程师,城市轨道交通数字化建设与测评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以下简称实验室)主任对新技术抱有浓厚兴趣,并能很快将其掌握,学以致用。

2021-01-18 09:3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