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打工作者”群像:“文学改变了我的人生”

2017-12-08 15:10 来源:南方日报  我有话说
2017-12-08 15:10:59来源:南方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田媛

每天下班后,捧起诗集的“70后”校巴司机叶光荣会被人尊敬地称为:“叶老师”,他的另一重身份,是以个人名义设立诗歌奖的南海“草根诗人”。

与此同时,结束一天工作的“60后”王春生将走进他在广东加大实业有限公司内的单身宿舍,边抽烟、边用手写板在电脑上写小说。

而丹灶一建材厂的“80后”员工李海琼,则兴奋地走进工厂附近新开的书店,如饥似渴地开始阅读。

“文学改变了我的人生。”王春生说,如果不是写作,他应该与他过去的同龄伙伴们一样,“天天打麻将”。而现在,他是首届浩然文学奖的获得者,作品还曾被选送参评鲁迅文学奖。

而每年拿出5000元设立“叶光荣诗歌奖”的叶光荣,则正顶住压力,努力实现自己许下的“将诗歌奖坚持20年”的承诺,为热爱诗歌、文学的产业工人,提供一方舞台、一点烛光。

南方日报记者 王诗琪

校巴司机自掏腰包

设诗歌奖鼓励“打工诗人”

下午2时许,44岁的丹灶罗行小学校巴司机叶光荣拿着一本诗集从小区门口走出。走在前面的一年轻人听到声响回过头,嘴角微张:“叶老师。”语气不无尊敬。

2015年,初中文化的叶光荣做了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每年拿出自己的两个月工资5000元,设立“叶光荣诗歌奖”,面向全国的产业工人群体,目标是“坚持20年”。

“这么多年来在家里/我们父子四个吃完饭后/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桌烂摊子/让母亲一个人/慢慢收拾。”时隔两年,对于首届“叶光荣诗歌奖”的获得者许立志的诗,叶光荣依旧张口就来。“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在读这首诗时就能感受到这种痛苦。”叶光荣说,被触动,是他评奖的重要标准之一。

近下午4时30分,叶光荣向学校方向走去,他要送孩子们回家了。叶光荣是广东韶关人,在南海已待了近20年。他做过一段时间的乡村教师,尔后,一路从工厂司机、旅游大巴司机再到当校巴司机。叶光荣说,他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因为孩子“单纯”,常有“被净化”的感觉。

再过1个小时,狮山科技工业园的广东加大实业有限公司内,“60后”王春生就要下班了。当他背着电脑回到工厂安排的单身宿舍时,还回味着路边一对情侣争嘴的情形和细节。“他们说的话、做的动作真的很有意思,我想着能不能用在我的小说里。”

王春生,江西赣州宁都县小布镇陂下村人,用着“随便画出来的”笔名“茨平”,在南海待了5年。王春生创作的《开始找妈妈》获评首届浩然文学奖优秀中篇小说奖,其作品还曾被江西省作家协会选送参评鲁迅文学奖。

除了是广东加大实业有限公司从事企业宣传工作的员工外,现在的王春生还是南海作协产业工人作家分会的副主席。但当被称为“主席”时,王春生连连拒绝:“我就是个土老帽”。

2011年写出第一篇3万字的中篇小说并成功发表后,王春生走上了文学路。揣着印有自己作品的杂志,王春生为自己赢得了现在这份坐办公室、拿笔杆的工作。此前,他曾做过一段时间的乡村通讯员,因“临聘人员”被清退,此后辗转十多年,做过小生意,赔过钱,后来又在鞋厂、电子厂、工艺品厂做普工、当司机。

首部作品发表靠“偶然”

小说被挑300多错别字

王春生还记得自己得以发表第一篇小说的情景。

“我找遍了当时网上能找到的所有期刊的编辑邮箱,然后‘群发’。”王春生说,很长一段时间稿件都如“石沉大海”。直到一天晚上10时左右,江西《星火》文学杂志主编江子回邮件告诉王春生,群发太不尊重编辑,没有人会去看。“我立马回了个邮件,大骂他们从来不理无名草根作者。结果当晚12时,居然又收到他的邮件,说稿子被录用了。”王春生说,自己遇到了好人。

文化程度不高,王春生曾饱受困扰。第二篇小说发表后,有读者写信到编辑部投诉,说一口气找到了132个错别字。编辑也来向王春生诉苦:“我已经给你改掉200多个了。”王春生说,错别字多,不是因为他粗心,而是那些字他根本不会写。

现在,王春生仍然借助“手写板”在电脑上写字,“复制”“粘贴”这些指令是现在办公室的年轻人教他的。下班后回到单身宿舍,常常就是他开始写作的时间,写一晚上要抽掉一包红双喜,“平常不怎么抽,但写作的时候忍不住,两三千字就要一包烟。”王春生说。

因为要照顾孙子,王春生的妻子已经回老家去了,“她没有文化,在这里只能扫地。”他觉得自己跟办公室里的人“说不上话”。通过网络,在南海这边认识了一些“文友”,但能一起吃饭的,也就一两个。他最近在看的书,是老友从宁波给他寄的自己的作品。

王春生很愿意在写作之外做点事。“如果有年轻作者确实有才华,我很愿意帮助他们,因为写作这么多年来,我也积累了一些公开发表作品的渠道,他们可以少走弯路。”王春生说。

帮助年轻作者,这正是叶光荣当时想要设诗歌奖的初衷。在设奖后,越来越多的人给“叶老师”投送作品。一名年轻的女孩加了叶光荣的微信,发上自己写的诗“请叶老师指教”,几个小时后,女孩在微信上向他道歉:刚刚开着三轮车出去卖菜,摔了,没来得及回复信息。

但从2015年正式宣布设立至今,叶光荣却遭遇了不少非议。

就在一个月前,一封由“南海区业余作者张跃文等10多人”写给丹灶镇政府相关部门的信被转至叶光荣手中,上书:个人炒作不应获得政府肯定。这也是反对叶光荣声音的主要观点,认为其沽名钓誉。最初有此争议时,叶光荣还会以“退群”为自己抗议,现在反而看得开了,“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叶光荣更看重的是对自己肯定的声音。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廖雪林曾说,艺术是平等的,诗歌是平等的,“叶光荣诗歌奖”是由基层工人自发做的文化好事,非常有意义,非常有正能量。

赚钱仍是

工人作家的“重要任务”

“赚稿费是我写作的主要动力。”“土老帽”王春生很直接。他说,现在的工资加上稿费,一年大概能攒10万元。“曾经有去广州工作的机会,一个月工资一万多元,但不包吃住,我想租房就要花2000多元,坚决不去。”王春生说。

叶光荣最近也在考虑兼职的问题,校巴司机空闲时间较多,或许可以利用起来兼职做做保险销售,尽管他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卖保险”。

佛山市南海区美诺家建材厂的“80后”员工李海琼更忧心钱的问题。不久前,她刚完成人生一件“大事”——咬牙在老家广西玉林买了一套房,首付13万元多,每月要付房贷,放在老家几个孩子的抚养费也要操心。

在2017年“瀚蓝环境杯·传承好家风”有奖读书征文比赛中,李海琼获得三等奖,奖金500元。李海琼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征文比赛中获奖,是在2015年,凭借着一篇《印象丹灶》,拿了二等奖,奖金1000元。

“在接触到丹灶青年工人作家协会后,李海琼的文学积极性被调动起来,这两年经常获奖。”丹灶青年工人作家协会会长张喜洋这样评价。

李海琼2003年就来到南海,先后在里水、丹灶、大沥的制鞋厂、灯饰厂、建材厂工作,现在的工资大约3500元/月。她的几个孩子在老家,老公在深圳,自己则在工厂附近花几百元租了个单间,“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

工资不高,但在某些方面,李海琼很舍得。过去两三千元的工资,一部分打给家里,剩下的,李海琼还会每月至少花两三百元看电影、买书。对李海琼来说,征文比赛不过是她一直以来在QQ空间上坚持表达的延续,她会在网上搜索征文比赛的信息,但信息“不太多”。现在,她开始学着写诗,但暂时“还不敢给人看”。

去年,李海琼获得了人力资源二级证书,也因此从仓库文员类的岗位换到了如今的人力资源岗。“现在工厂年轻工人居多,工人素质普遍不高,上进心也不是很强。”李海琼说,如果企业能够营造文化氛围,比如成立图书室,组织青年工人在业余时间进行学习,也许能为他们打开视野。

[责任编辑:yfs002]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