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把讲坛做书场

2017-12-08 15:01 来源:吉网  我有话说
2017-12-08 15:01:25来源:吉网作者:责任编辑:徐皓

病休在家,得了几日闲暇,就坐下来乱看电视。也许是缘分使然,屏幕一亮,出现“龟兹辩经”几个大字。细看细听,原来是上海复旦大学的教授钱文忠所讲玄奘的故事。故事不复杂,说的是年轻的玄奘已然是大唐高僧,他立志取经,弘扬佛法,不想半路上遇到一个龟兹的老和尚,与他辩论经文。这个和尚初始高傲,后来诡辩,再后来竟耍起“老小孩”的把戏,无可奈何地把自己推到尴尬的泥泽。

但凡关于佛教的事情,一般人听起来都有些吃力,不要说佛教高深的教义,就是平平常常涉及的一些梵文,也能把你弄得云里雾里,不知其所以然。

可钱文忠讲“龟兹辩经”却很好听,甚至可以听得入神。究其原因,原来他讲学问有点像讲评书。

于是想起多年前的一则“旧闻”——说评书大师单田芳要入主《百家讲坛》了,讲的是他眼中的林则徐。不知为什么,当时看到这条消息的我有点兴奋,其兴奋程度不亚于听纪连海的历史课。纪连海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学历史老师,却在一夜之间成为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皆知的人物,凡是听过他的课的学生都表示喜欢这位老师,听他的课好玩,轻松而愉快,而且相关知识记得扎实,总而言之一句话,学他的课不累,应该掌握的重点掌握了。就是这个纪连海,曾经放出话来,学生们平时不用上他的课,或者说不必用心在他的课上,只要在考试前和他一起“紧张”三个月,保证拿分没问题。听起来像大话,可实际和他面对面了,你就会知道,此言不虚。他肚子里有货!

纪连海的学生评价他的课:像听评书。

评书为何物?口传文学的一种高级形式。千百年来,我们的文化传承,道德建立,人格评判,爱憎区分,往往是靠说书人来完成的。三尺说书台,惊堂木一拍,时空可穿梭,江河可倒流,英雄美人,剑胆琴心,无不发人感慨,无不催人泪下。

如此看来,以仿评书的口吻来品读历史,应该是听众喜闻乐见的一种方式。本来嘛,学习自古是件辛苦的事,如果能轻松愉快地获得知识,何乐而不为?孔子说“君子慎独”,懂《大学》的人一看就明白了,可让平民百姓能知能解,就得像说书人那样,把它直白化了——这“君子慎独”是什么意思呢?说白了,是这么回事,就是说,君子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就是说没有人看着你的时候,他的所作所为、所干的事儿,应该和有人看着你的时候一个样!

这就是文化普及的功效吧?

所以,我内心十分期待单田芳走上《百家讲坛》,虽然我们对林则徐知道得不少,但是,我们更想听听单大师对这个人的说法。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后来陆陆续续地听了评书版的《林则徐》,但也有很多受益。林汉达先生的历史故事、蔡东藩先生的历史演绎,都有积极地推动阅读的作用吧?我很接受和欣赏这样的方法。

[责任编辑:yfs002]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