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改变贵州生活:山间野果的逆袭之路

2018-05-06 14:29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修文猕猴桃从山间野果变成高级水果

  果园里的大数据采集设备

  种植户用电脑管理果园

  事实上,在贵阳,大数据最先改变的,恰恰是那些原先完全不知大数据为何物,甚至不会用电脑、从没上过网的人。

  今年年初,在北京和上海的超市里,悄然出现了这样一种猕猴桃:一盒16个,售价168元,也就是说,,每一个猕猴桃都超过了10元钱。即使如此,上市后依旧是供不应求。

  山间“野果”身价倍增,这样的售价底气何在?我们按照猕猴桃包装上的二维码一路回溯,找到了它们的生产地——贵阳市修文县扎佐镇香巴湖村。在这里,我们看到,大数据的介入,颠覆了农户们过去百年传统的劳作和销售模式,实现了脱贫致富的梦想,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改变

  从年入1000元到10000+

  修文县扎佐镇香巴湖村是一个县级贫困村,64岁的黄庭祥是村里的贫困户,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家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种植猕猴桃。

  “种了30多年了,都是收成了以后挑到县里去卖,一年能有个千把块钱的收入。”黄庭祥说,过去家里的猕猴桃产量不大,收成最好的时候也就能赚个1000多元钱,养活一家老小都不够,家里的孩子大一点就都出去打工谋生了。

  好日子是从2017年开始的,“去年12亩地产的猕猴桃,赚了12000多元。”黄庭祥乐滋滋地说。在香巴湖村,像黄庭祥一样靠猕猴桃脱贫,甚至致富的农户一共有32家,他们的带头人叫周珍品。

  55岁的周珍品是村里公认的能人,部队转业后,他跑过运输,开过木材厂,2012年,他拿出多年的积蓄并把跑运输的车全部卖了,还在银行贷了款。“真是全部家底都押进去了。”周珍品承包了800亩地,种起了猕猴桃。

  猕猴桃3年才挂果,这3年,因为技术方面不成熟,都是靠摸索,虽然也有专家来指导,但是不论是土地酸碱度还是气候,还有虫害的防治,“心里都没有底”,好不容易熬到猕猴桃挂了果,他又开始愁起了销路。

  “全靠自己跑,云南、成都、重庆、广州,在外面跑了3个多月,到处去推销我的猕猴桃。”周珍品说,他是吃惯了苦的人,在外面跑不怕辛苦,可是因为市场不透明,自己的人脉也不够,加上当年的市场波动很大,所以他一直谈不到好的价钱,“明明是值6元/斤左右的货,可都只卖出3块多。”周珍品回忆起这一段,觉得真是憋屈。

  改变发生在2017年,修文县农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开始对香巴湖村的猕猴桃种植进行统一管理和统一收购,从这时开始,大数据走进了香巴湖村。

  “地里居然还要装摄像头,还有些稀奇的设备立在地里,公司的技术人员居然还要教我们用电脑。”周珍品说,当时真的觉得很稀奇,不知道这些城里人用的“高科技”能干啥,“现在会用了,才知道,这些东西真是厉害。”

  现在的周珍品已经学会了利用家里电脑实时监控和管理地里的工人,也会通过电脑了解土地的酸碱度,空气的湿度,“电脑会将土壤、空气、树苗的情况进行采集,然后进行分析,并给出如何进行管理和调整的方法。”

  周珍品现在坐在电脑前就能对1500多亩的猕猴桃进行管理,这在过去,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劳作没有以前辛苦,关键是该怎么种,心里有数,今年挂果的猕猴桃品质也明显好很多。”周珍品算了一笔账,自从用了大数据手段,他家的生产成本降低20%,而产量则提高了30%。

  除了不用再担心生产,销售问题也通过大数据解决了。“农投公司可以根据对我们的数据采集和监控,实时了解到挂果和成熟情况,然后就会发来订单,我只要坐在家里,就能把猕猴桃卖出去。”周珍品说,公司是按照合同保底价格和猕猴桃的品质来收购的,去年他家的收购价是6元/斤,卖了20多万斤。“我现在最多的工作就是守着电脑,这不和城里人一样吗?”周珍品笑着说。

  揭秘

  猕猴桃的酸甜 大数据决定

  从香巴湖村的周珍品猕猴桃基地到北京,有上千公里的距离。然而,在北京购买到周珍品种的猕猴桃的市民,只需要扫一扫包装盒上的二维码,就立刻能看到这一盒猕猴桃从秧苗到挂果到分拣包装的全过程。

  “我们的后台数据显示,今年年初,我们这一批盒装猕猴桃在北京、上海上市后,已经有20多万人通过扫描二维码了解过我们修文的猕猴桃。”修文县农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董瑜很自豪,他说,是大数据赋予了修文猕猴桃新生。

  贵长猕猴桃是上世纪80年代人工驯化的品种,而且未经杂交,是目前最原生态的猕猴桃品种之一,这个品种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很高,而修文县900至1300米的山地,以及早晚极大的温差,还有呈弱酸性的土壤环境,正好满足了贵长猕猴桃生长的全部要求,在这里生长的贵长猕猴桃果香浓郁、营养丰富,因此猕猴桃也成为了修文县的支柱产业。

  可是过去,修文猕猴桃的种植户对食品安全和农产品质量的关注不高,误用化学农药等,让猕猴桃的品种参差不齐,加之采后处理薄弱,猕猴桃货架期短等原因,让修文的猕猴桃空有天时地利,却无法做大做强。

  为了帮助修文猕猴桃走出去,修文县建设了农业云项目。修文农业云由门店管理系统、交易市场数据管理系统、农产品溯源管理系统、监管系统、资源数据管理系统、农技专业远程服务系统、投入品管理系统和金融服务系统8个部分组成。

  目前,该系统已经覆盖修文县十个乡镇269个果园4.0268万亩的281.876万株猕猴桃,占全县猕猴桃种植面积的25%,而到了2020年,这个系统的覆盖率将会达到80%。

  郑健是修文县农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大数据部的负责人,对猕猴桃从前期选育到中期标准化种植以及后期销售的全过程,他都非常熟悉。“所有的数据采集在进行分析后,就能从培育开始对种植进行精准指导。”

  郑健举例,根据去年的数据分析显示,北方的市场更偏好略酸的口感,而南方的消费者则更喜爱偏甜的口感,然后根据几个城市的销售数据,他们可以精准分析出需要多少产量的偏酸猕猴桃和多少产量的偏甜猕猴桃,然后在种植中就进行甜度干预,最后进行精准的市场投放。

  “我们拥有全亚洲唯一一条荷兰进口的AWETA光电无损分拣线,这条生产线可以一次性检测猕猴桃的重量、糖度、可溶性固形物、维生素C含量、病斑虫斑等12项内外指标,从而实现不同品质果品的分级和包装。”郑健说,这样就能保证一盒产品从甜度到大小的统一。

  “而且,系统覆盖的果园都拥有一个终身唯一的身份证码,果园的历史用肥用药、农事活动、气候信息、灾害等数据都可追溯。”郑健说,即使是已经在北京、上海完成销售的产品,如果出现问题,他们不仅可以实现秒召回,更能追溯到是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

  “大数据平台在分析种植过程、采后处理、市场销售以及用户回馈的基础上,再通过用户画像,精准指导营销,广宣投放和终端卖点低定位和库存周转,能实现效益最大化,损耗最小化。”董瑜说,大数据改变了修文的猕猴桃产业,而未来大数据还将继续影响修文更多的农业生产,帮助修文实现乡村振兴。

[责任编辑:徐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