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鄂西:画笔写意跌宕人生

2017-03-27 08:51 来源: 

杨鄂西:画笔写意跌宕人生

杨鄂西与画作。

  感言 成功并非大富大贵,而是你在某个领域竭尽全力,并能给予别人帮助。

  简介 杨鄂西,1943年鄂西会战时出生,幼时在重庆万州生活,曾任台湾艺术学院美术系副教授、中国文化大学美术系副教授。作画至今64个年头,其花鸟画曾获台湾地区美展第一名,在海内外展出画作约60余次,张大千盛赞其画作“笔艺超绝,佩叹无拟”。

  1943年初夏,中国大地,抗日正酣,鄂西会战,歼敌四千。一位父亲为纪念鄂西会战大捷,将战火中出生的女儿,取名为“鄂西”。

  74年后,杨鄂西成为台湾地区赫赫有名的花鸟画大师。2016年5月,杨鄂西个人画展在台北举办,参观者络绎不绝。人们为画作的灵动、空灵所惊叹时,却不知作画者经历的人生磨难。所幸,她将全部的热情和精力寄情于画作,经年累月,终成大家。

  2017年2月15日,逐梦他乡重庆人台湾行报道组,首站便来到杨鄂西工作室,倾听大师跌宕的人生故事。

  苦难中历练,成就从容淡定的人生

  都说苦难是一笔财富,但对杨鄂西来说,每一次苦难似乎过于沉重。

  台儿庄战役后,当时在汉口当军医的母亲和战火中受伤的父亲相识相恋,走到了一起。杨鄂西出生后,一家人视为掌上明珠,健康活泼的杨鄂西4岁时被评为“健康宝宝”。

  然而,厄运却悄然而至。不久后的一天早上,杨鄂西突然不会走路,医生查不出病因。抗战后被派驻台湾的父亲得知消息,立即赶回武汉,把女儿接到台湾治病。经过几个月漫长的治疗后,杨鄂西总算能下地走路。

  但好景不长,杨鄂西6岁时,再度犯病。“这次更凄惨,连坐都坐不稳,只能在地上爬,像个瘫子。”杨鄂西在床上一躺就是三年,9岁开始才能下地走路,落下了终身腿疾。

  “不能因为腿不好就颓废,我们不服输,要上进!”好好读书,是父亲对杨鄂西的愿望。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上学到高中,杨鄂西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父亲也常以此为荣。

  尽管绘画天赋显露,但杨鄂西的梦想却是像居里夫人那样当一个科学家。

  科学家的梦想止步于高考落榜。“全眷村的人都在看,结果考垮了,父亲一气之下把我得过的13张奖状全部烧掉。”高考落榜的杨鄂西一度不敢回家。彼时,台湾还是供给制,没有书念的杨鄂西“断粮”了,她开始在外面打零工赚取生活费,直到第二年寒假,杨鄂西考上了台北艺术专科学校夜间部学习西画。

  在艺专,颇有天分的杨鄂西如鱼得水,画作时常受到老师好评。“老师称赞我的画有塞上风味,希望参加比赛,但我放弃了。”杨鄂西坦言,放弃的原因是因为没有钱做画框,觉得穷很丢脸,不敢讲。

  在台北念书那段时间,杨鄂西天天背着行军床,白天四处打工,晚上哪里便宜就住哪里。尽管很辛苦,但杨鄂西认为,“年轻时受到的种种磨难,其实是人生的一种历练,让我以后更加淡定从容。”

  艺术路上孜孜以求,成为受人尊敬的国画大师

  走进杨鄂西家,客厅显眼处挂着一幅她创作的红梅图,画面右上方,是张大千83岁时亲自为她题的诗句:“解得周三月,梅花自有春。如何千古士,不愔夏建寅。”张大千还称赞,“鄂西大家画笔超绝,直迈前家诸老,佩叹无疑”!

  艺专毕业后,杨鄂西成为小学老师,结婚生子。但命运再一次给她重击,她儿子5岁时因病夭折。“那时我像疯了一样,我完全把自己埋到画画中,企图忘掉痛苦。”杨鄂西忘我地画作,其花鸟画作品在台湾地区美展比赛中,获得第一名。从此,杨鄂西在台湾国画圈开始小有名气。

  杨鄂西38岁时,她的画作在川康渝同乡会展出,引起张大千的关注。“有人提出让他收我为徒,但他已经对外宣称‘关门’,于是就说让我到他跟前学习。”此后,杨鄂西经常陪张大千作画、聊天,直到先生两年后去世。“我没有磕头拜师,但大千先生的确是我的长辈、我的老师!”

  杨鄂西的画作多次到美日韩等国家展出。1987年到日本名古屋开画展时,一位十分傲气的日本知名画家称,要和这位来自台湾的女画家合作一幅画。“我是客人,原本该我先画,可他直接在宣纸上方勾勒几笔,在下方部分画了两个石榴,把中间部分留给我。”怎么打掉这日本人的“嚣张”气势?杨鄂西不动声色提起画笔,在中间空白部分画了一只鸟,而鸟嘴刚好“吃定”石榴,同时还补画了两颗石榴,并题字写上“杨鄂西补存”。画毕,这位日本画家傲气全无,还打心眼里尊重杨鄂西,后来到台湾还专程拜访她。

  乡情难忘,今年5月将来重庆开画展

  在杨鄂西的影集中,保存着一张珍贵的照片——那是她两岁时,在万县西山公园的留影。

  “这是我和重庆割不断的联系。”杨鄂西说。

  去年5月,杨鄂西回重庆参加“寻找抗战足迹活动”。重庆现代化的城市建设和独特的城市风貌给她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也正是这次重庆之行,让杨鄂西找到了父亲在四川大竹的妹妹。当大竹台办的联系人拿出两张照片时,杨鄂西确定,她找到亲人了。“一张是爸爸骑马的照片,一张是我在万县西山公园的照片,和我们家保存的一模一样!”杨鄂西哽咽地说,一直没有回大陆是父亲心中永远的遗憾,而在自己74岁的时候,能认祖归宗,的确是最幸福的事。

  去年回渝,杨鄂西曾和四川美院教授进行了学术交流,今年5月,她的作品有望在重庆展出。“这不只是打算,更是我的期盼。”

  如今,杨鄂西被称作台湾国画界写意花鸟的“宗师”。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她说:“成功并非大富大贵,而是你在某个领域竭尽全力,并能给予别人帮助。”

 

[责任编辑:王宏泽]

[值班总编推荐] 婚骗都是套路,为啥钻套者络绎不绝

[值班总编推荐] 挑战与共识

[值班总编推荐] 黑山加入北约加剧地区紧张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