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京”到“北京”不变的是真实

2018-04-17 08:38 来源:北京晨报 

《北京女子图鉴》剧照

《北京女子图鉴》剧照

  编剧张佳32岁、14年北漂,典型的漂亮小姐姐,她笑言自己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不会写作。从大学毕业踏入编剧行,写写“少女造梦”的肥皂剧,像是《加油艾米》、《女人帮·妞》,因为这就是那时只喜欢“水果色、闪闪亮”造型的她的能力所及,她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编剧生涯中的黑历史,因为那时的她欣赏不了“丝巾的美”;《北京女子图鉴》是她转型现实题材的第一部剧,便收获不错反响。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张佳总结了这部剧的成功还是源自“我手写我心”,“我原来的作品都是偏少女造梦,女主角的名字从‘陈可依’到‘陈可’,这也是我自己创作理念的体现,我把‘依’字也去掉了,我抛弃了以前少女造梦式的固有模式,我预测到了这次转型的作品可能会大赞,也可能会被大骂或不理解,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要往前走就要跨出那么一步,把之前的安全感都去掉。”

  如何结缘

  作为一个14年的北漂,张佳在30岁那年萌生了要写一个北京故事的想法,“女人在30岁的时候会有种莫名的恐慌,其实现在看来还好,但当时就是那么一个心态。”为此,她做了将近一年的采访,跟很多来京打拼的人聊天,素材积累是足够多了,但如何在剧本中呈现出来,张佳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口。恰恰在第二年,《东京女子图鉴》播出了,张佳瞬间觉得这个剧完全契合她想要的点,于是买了版权,见了编剧黑泽久子,聊了创作。黑泽久子让张佳明白了一点,那就是:编剧不要去奢望写一个人见人爱的角色,大都市里面没有哪个女性是人见人爱的,你就写个真实的人就行。

  而“真实”是张佳在《北京女子图鉴》的创作中始终遵循的基本原则。“剧中我埋了很多梗,都是源自身边人的真实经历。比如有两个故事都让我想写创可贴的梗(陈可看到顾映真穿高跟鞋磨破了后脚跟,拿出创可贴,两人因此结识,顾映真继而成为陈可的‘贵人’。)其中一个是,我有个朋友在职场中很快晋升到总裁秘书,就是公司有次团建,她看到女老板的脚后跟磨出了血,她就到旁边的711买了创可贴,偷偷塞给了老板,老板后来就问到她的职业规划,把她调到身边手把手去带。老板会觉得,如果这个时候能看到别人的难处,能够以合理合适的方法去帮助别人的人,他一定是双商在线的,值得获得更好机会的人。”而另一个有关创可贴的故事也让张佳印象很深,“我们认识的一个富有的男生娶了一个和他差距比较大的女生。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在一个聚会上,男生开啤酒瓶的时候指甲劈了,这个女生从化妆包里拿出了指甲刀和创可贴,这个男生就在那个时候被暖到了。这也不能说女孩有心机,她只是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有随身带指甲刀和创可贴的习惯。”

  “陈可的电脑桌面设置成LV”这个桥段更是取自该剧时尚顾问苏芒的经历,”苏芒刚来北京打拼时跟着老板当助理,也是想要背个LV不要给老板丢脸,于是挨个跟熟悉和不熟悉的人发短信要求兼职写稿挣钱,还把电脑屏保设置成了LV。她后来想想当时有多么喜欢吗,其实也没有,就是想证明自己有买LV的能力,她买了自己的第一个包包后也是在广场上抱着包大笑,和剧中的陈可一模一样。”

  张佳透露,其实自己买了很多知识贴在剧中,倒不是为了教大家要怎样去做,只是希望呈现出来,让大家自己去感受。

  有关话题

  《北京女子图鉴》一共20集,按照预设是“一集要一个话题”,从“懂得饭局文化才能融入北京圈子”、“职场菜鸟的生存法则”、“有欲望的女人不被男人喜欢”、“25岁之后的女人开始面临保养危机”等。不同于很多编剧不会主动承认预设话题,而更愿意说成是观众的自然发酵,张佳则毫不掩饰地直言,“我就是想预设话题,这也是剧本创作期间无数次讨论的事情。这些话题如何去甄选,就是要看大家的反应,大家也会拿出他们的经历,每个人的心态和层次几乎能覆盖到各个层面,20个话题我们都想发酵,一个女性的成长她所经历的事情,未必每件都是你经历的,但你肯定会有感触。”

  对于这些话题的选择标准,张佳说不求定论只求讨论,“这些话题也是我们对生活的疑问和困惑,没有定论,一件事情的观点和态度不同的人是完全不同。我们也想听到大家的观点和态度,我们不做价值观的输出,只是真实地记录和展现生活,这些讨论能否形成让大家受益的思维,这个是我们最在意的。”

  剧中的王佳佳一角,口碑呈现两极化,就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捞女出卖的是什么,得到的什么?”、“三观不合的人到底能不能做朋友?”通过这个角色,张佳看到的实则是自己的成长,“王佳佳就是那种生活中活得很明白但混得不好的小姑娘,我想把她写下来。你可以说她市侩,你可以说她三观不正,事实上陈可从小也看不上她,陈可有她的处世哲学,所以她刚来也没求助她,是她走投无路时王佳佳收留了她,你可以不认同这个人的处世哲学,但并不代表她不是好人。我成长后的概念是:三观不合是可以做朋友的,我们要学会尊重各种各样奔跑的姿态。王佳佳给陈可提供了买假包的地址,她没去,她还是想要一个真包;王佳佳愿意跟她合租,她还是自己租了房子。”陈可和王佳佳是半张床的情谊,但绝对不是灵魂伴侣。在张佳看来,陈可从内心深处是抗拒王佳佳的为人处世的原则,所以她一直在抵抗某种不良价值观上的侵扰和拉拢。

  是否开挂

  国产剧目前最饱受诟病的一点就是,无论最初宣扬女主如何励志,最后都沦为靠编剧开挂的玛丽苏,从《我的前半生》到《那年花开月正圆》,看起来还不错的女主人设最后都难逃这一套路导致烂尾。《北京女子图鉴》存在这个问题吗?貌似也有。从成功人士吴总带陈可第一次见识饭局文化,得到工作机会……到两片创可贴认识“贵人”+“导师”顾映真,如此密集的连续进阶还是会让网友觉得是不是顺了点,快了点?

  必须说明的是,如此剧情设置肯定有戏剧节奏上的考虑,但女主目前还称不上开挂。在编剧张佳看来,陈可只是一个会主动求助和争取机会的人,而绝对不是想靠男性上位的人,“所谓的上位,一定是有肉体交换或情感交换用来谋取利益的,陈可从始至终都没有。有个细节是,她陪同领导高飞出差,晚上领导说烟落在她的包里,让陈可送到他的房间……领导没有明说,陈可也用聪明的方法去化解了。所以,后来在遇到她职场上的难题时,她还可以转身再去求助她的这位领导,也算是聪明人吧。”在今晚播出的最新一集中,陈可的事业又会遭遇新的谷底。

  无论剧中的男性角色还是女性角色,张佳在创作中都是归了类的,“顾映真就是我少女时代想成为的人,生机勃勃虎虎生威;姚梅是靠改名字、买佛牌、整容来祈祷运气的人,也是属于价值观不合,但人并不坏;柳静,人到中年也有她的不易,家庭和事业双重压力……我们要学会包容别人的难言之隐,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这样的诉求也是该剧颇受好评的“番外小剧场”的目的,“很多事儿我们并不知道真相,在年幼的时候更多的是对抗,你总觉得很委屈或是无奈,世界不够温柔;但当你成熟了以后,很多事情转头看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发现自己误会了,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儿,成熟了就该多一点温柔对待世界的情绪。”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责任编辑:孙宗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