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舒适化医疗模式 首届“中国麻醉周”启动

2017-04-01 15:37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3月31日电(孙慧)麻醉有风险吗?怎么样来选择麻醉呢?麻醉会疼痛吗?麻醉会影响孩子的智力吗?……关于麻醉,很多患者都会有很多疑问。3月30日国际医生节之际,由中华医学会、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和新华社瞭望周刊社联合主办的“2017中国麻醉周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与会专家表示,麻醉的工作范围不再局限于解决手术疼痛的问题,还需要承担危重病人复苏急救、术前评估与治疗、重要脏器功能维持、术后镇痛及康复等在内的以维护病人生理功能平衡,改善患者预后为目标的整个围手术期管理。

   麻醉医生做的远不止一针麻醉如此简单

  此次发布会首次将3月27日至4月2日定为“中国麻醉周”,数十名业内专家以“从麻醉学到围术期医学”为主题展开讨论。中华医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饶克勤说,随着医学的发展,从术前到术后,从手术室到门诊,从急危重症抢救到无痛治疗,到处都有麻醉医师的身影,他们常常不为广大群众所知,但正是他们的精湛技术交织成了舒适化医疗这张巨网,坚持不懈帮助广大患者解除痛苦,顺利康复。

   “在临床中很多的医疗活动受到误解,一些医疗纠纷正是由于对医疗技术或者是麻醉方面知识缺乏而造成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指出,应借助多种传播渠道,积极开展麻醉知识方面的健康科普宣传。这不仅能促使公众了解麻醉学技术进步,也能让患者更好的配合麻醉医生的临床治疗,减少医患矛盾发生。

  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侯任主任委员、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黄宇光表示,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麻醉学就是控制,麻醉医生要把病人的生命体征牢牢控制在手中,同时掌控病人的神志、疼痛、体温、血压、脉搏、呼吸等等。而且还要考虑各类内外妇儿潜在隐患的作用。麻醉医生可以说是外科的内科医生,不仅要掌握麻醉,还要掌握外科和内科知识,这对麻醉医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从麻醉学到围术期医学 以关注患者康复为中心

   “麻醉本身是安全的,真正的挑战是围术期管理与降低术后死亡率。”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西京医院院长熊利泽表示,手术结束远不是终点,而要将视野拓宽至围手术期全程。

  据了解,2016年起,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以关注患者康复为中心,提出了从麻醉学到围术期医学的目标。麻醉医生不仅要关注麻醉安全,同时也要关注患者手术后的长期康复和转归,不管手术后的并发症是由患者因素、手术因素还是麻醉因素引起的,麻醉医生要主动作为。

  武汉协和医院麻醉危重症病学教研室主任姚尚龙表示:“麻醉学从只应用于手术期发展成为围术期医学,目的就是为患者今后不仅在手术中能够得到麻醉镇痛治疗,还将得到‘急性疼痛治疗’,‘术后监护治疗’、‘重症监护治疗’、‘慢性疼痛治疗’、‘睡眠治疗’和‘姑息治疗’等围术期范畴内的常规性镇痛,从而享受到更舒适化的医疗服务。”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卢湾分院院长兼麻醉科主任于布为指出,围术期医学可以把原本割裂的诊疗体系整合起来,促进患者更快康复。比如,ICU和疼痛科本来都是麻醉学科亚专科,但是随着这些亚专科的发展,逐渐从麻醉科中独立了出来。这让亚专科研究更深入,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诊疗的脱节。

   围术期医学需要学科间的融合

  黄宇光表示,现在的医学没有单独一个科室或少数科室就能够解决围术期死亡率和病人生活质量的问题。因此,需要学科间的融合,麻醉医生可以与内科医生一起帮助病人,从术前开始把病人自身可能导致的死亡原因降到最低。同时麻醉医生也可以跟外科大夫进行多学科的合作,减少手术中患者的死亡率。

  随着临床医学领域对围手术期生存及恢复质量与患者远期预后的关注度增加,“围术期医学”成为未来发展趋势。但从麻醉学到围术期医学的改革仍然道阻且长。

  熊利泽表示,对于围术期医学概念的落实目前面临的最大障碍是业内人士广泛共识的建立。麻醉专业人才紧缺,各大医院绝大部分的麻醉医生,本身承担的工作已经非常繁重。

  于布为表示,医院内部科室之间的整合也给围术期医学改革造成阻力。目前的医疗体系分科过细,阻隔形成会降低治疗效果,因此围术期医学提出多学科综合,但合并整合涉及到多重利益重新分配,其中困难重重。

  熊利泽认为,要先从试点开始尝试,打造一些成功案例总结经验。目前也取得了一些成效,比如快速康复外科等的发展。医院也在逐渐向将临床科室按功能分群、弱化内外科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