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群:一个知识分子的诗意栖居

2016-02-16 11:08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河南省委宣传部“中原名家话家风”系列访谈

  光明网郑州2月16日讯(记者丁艳 通讯员杨世莹 )

  深夜捡回的《史记》

  今年72岁的王立群是这样概括自己人生轨迹的:祖籍山东,出生于安徽,童年南京,8岁移居开封。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河南、对于河大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他的父亲毕业于齐鲁大学英文系,母亲则毕业于女子师范学校,是真正的诗书世家。1958年,学习全优的王立群小学毕业,却因为家族成分问题无法进入公立学校,只能被打入另册,进入一家私立学校。王立群不由有些小小的沮丧,但母亲却说:学校条件差,也能培养出好学生,关键看有没有骨气,自己努力不努力。母亲还教他背诵孟子那段著名的话: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母亲的话令王立群愤愤不平的的心蓦然宁静了:外在的环境并不重要,关键是自己的内心,要变得很强大。此后,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什么样的挫折,王立群都会想起母亲所教他的孟子的这几句话.

  这个学校的孩子每周上三天课,其他三天打工挣钱养活自己。为挣学费,小小年纪的他去搬砖,提泥,即使手指被磨破,他也一声不吭。艰苦的环境磨砺着王立群的意志,高一的时候,祖父在老家生病,王立群又‘替父尽孝’去新泰照看孤身一人的祖父。那时的他才十六七岁,锄地,收麦子,种豆子、收红薯,看场地等农活他都干过。他还曾一个人在野地里看庄稼,餐风露宿了三个多月……直到祖父病故后,他才回到开封继续上学。

  高考时,王立群报的是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虽然自认为考试成绩优秀,但同样因为家庭成分的问题,还没等发榜,他就去开封一家小学当起了代课教师。在小学教书的7年时光中,他教过语文、数学、书法、美术,甚至还教过音乐,是有名的全才教师。此后,他又在中学教了7年书。1977年恢复高考时,王立群已经32岁。因为年龄的原因,他与大学失之交臂。1978国家恢复招收研究生,王立群当即决定报考河南师范大学(今河南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专业。仅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他便顺利拿到了河南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入学通知。这成了他人生的重要转折点。

  而与《史记》结缘,还缘于他当小学教师的一次经历。1966年文革开始,学生们砸了小学的图书馆,学校仅存的一部《史记》被学生当作“四旧”扔到了院子里。住在学校的王立群趁着夜色,把被丢弃的《史记》捡回了家。每当无聊或苦闷的时候,他就会翻开这本书,虽然刚开始时有些地方他并不能完全看太懂,但耐不住时间的打磨,很快,他就把这本书看得滚瓜烂熟,书里的那些人物,太史公的评语,经常在他的脑海里翻腾转动。

  研究生毕业后,王立群留校任教,在河南大学开的第一门课是中国古代文学,内容就包括《史记》。随后的24年,他由讲师成长为教授、博士生导师,但《史记》始终是他最喜爱讲的典籍。在河大,他教学认真负责,行事却低调,常常深居简出,只是潜心研究学问。好多同事多年他却不认识。

  家风家训的恢复在于家谱的修复

  2005年底,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来到河南大学海选主讲人,一早搭飞机从外地讲学回来的王立群疲惫不堪,他想早点回家休息,所以要求第一个讲。那天,他讲的是早就烂熟于心的《鸿门宴》,他几乎没怎么准备,张口就来,他对项羽的独到理解,他的博学与口才,让他毫无争议地胜出了。

  在《百家讲坛》上,他深得观众的喜爱,这部被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名著被他赋予了新的生命。听了他讲的《史记》,很多人都会感觉到耳目一新,他也因此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学者教授而成了一个学术界的名人。

  成名后的王立群,始终坚持着一个学者的本分。不争名逐利,淡泊低调,对于处界的各种诱惑自带免疫体质,依然是那个蜗居一寓白首穷经的知识分子,也始终牢记着年少时母亲教他的那几句话。而他说,他之所以一直坚守在《百家讲坛》,也只是希望能代表河南站在这里,成为河南的一张文化名片。

  2016年1月,在面对《人生与伴侣》杂志关于《建设好家风,传承好家训》的采访时,身着一身中式衣服的王立群儒雅睿智,侃侃而谈。他说:在我国漫长的历史中,一直都有家风家训的传承,中国记述家训家风的这类书叫家书,产生的比较早,南北朝时就有一部名著,叫颜氏家训,从各个方面禅述家训,是非常重要的一部著作。而我国历史上,许多名人的成就都与家庭的教育分不开,北宋范仲淹,晚清重臣曾国藩,都得益于家族的训教。尤其是曾国藩,因为他长期在外,给家里子女写了不少信,最后编辑成书叫《曾国藩家书》,他的家书对他的后代影响非常大,受他的影响,曾氏家族因此出现了很多名人。

  中国人一直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第一位,齐家就是把家管理好,把自己的孩子教育好。世界历史上,没有哪个民族像中国那样那么重视子女的教育,而古人教育子女的方式,就是让他们诵读经典,如《论语》等四书五经,即使年龄小不解其意,但仍要求他们烂熟于心;宦官人家、富商则为自己的孩子请来专门的私塾老师,一对一教学,即使连皇帝也不例外。出身贫寒的刘邦,因为自己才华有限,为世人留下的作品只有区区两篇,所以,在他作了皇帝之后,为了补上这一课,就为自己的儿子请来了最棒的私塾老师。

  中国人一直有很强的家族观念,这是绵延不绝的传统,教育子女的方式,是通过祠堂和学校来完成,主要还是由祠堂来完成。一些大的家族都有自己的祖庙,皇帝则有太庙,孩子们就是在这里完成最初的教育。

  由于受政治等方面的影响,现在中国的家训家风的传承遇到了断层,这种情况,北方比南方更严重。南方交通便利,很多人在特殊的历史时期都选择了出国,出国时也会把自己的冢谱带上。改革开放后这些人一回国,家谱因此回流,基本没有断层,南方人的家族观念更重,寻根意识也很强烈。这些家谱里其实都有关于家训家风的记载。而北方海外宗亲比较少,冢谱一旦毁坏,就再也找不回来。

  现在家风家训的的没落,最重要的还是家族的没落,过去的家庭中都会有好几个孩子,弟兄多,子孙多,孩子多后就要对孩子们进行管教,就可以形成比较有规模的家训,而特殊国情的国策,就一个独苗,四二一型的家庭模式,形成不了家族,这样,传承的基础就破坏掉了,家族不存在,家风家训,包括族谱也就不复存在了。很多家庭没有家谱,没有家谱就不知道姓从哪儿来,祖上都有什么人。如果想要恢复传承,就要尽快把一些家族的家谱整理恢复一下,堂号也能恢复一下,如果没有这些,就没有根,就谈不起恢复。

[责任编辑:王宏泽]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